“快,进行物理限制,不要攻击,不要攻击。”

一众人不断的堵截着庞大的怪物,这怪物实在是太过于棘手了。

棘手就棘手在于对方的进化能力,就好像是永无止境一样,子弹打在身上,一开始还有用,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只怪物居然能够一次次的进化出对应的能力。

如今的子弹已经无法突破怪物的表皮,而无论是神经毒素还是血液毒素,对方还没有进化出这一方面的抗性时,大量注射还能让对方迷糊一会儿,可只是过了不到三分钟,这怪物的体内就诞生出了对应的抗性出来。

“这超能者药剂到底是什么东西,直接就让黑伯爵变成这种无限制进化的怪物,这要是按照这种进化速度,再过不久就没人能够奈何得了他了。”

亡灵大君看着戒律主教和异端审判长带着一众教徒驾驶着机甲不断的摁住对方,意图想要控制住。

可这怪物化的黑伯爵力道实在是太大了,哪怕是大量的机甲进行强行束缚,都无法有效的控制住对方。

而且受到了外部的刺激,怪物化黑伯爵的力气也在不断的上升,估计再过不久这个档次的机甲都可能控住不住对方了。

“我也不清楚,我活了这么久可没有研制过什么超能者药剂,更没有这方面的计划,你有吗?”众生牧首反问了一句,手上则是不断的在敲打着键盘,强行入侵天空堡垒的网络。

“我怎么可能有,估计是这个负世界的黑伯爵独有,也不知道是怎么研发出来的,吞噬进化、被动进化、高速进化,再配合上堪比不死的再生自愈能力,就是副作用有点大,理智应该是已经丧失掉了。”亡灵大君有些无奈的说道。

此时的亡灵三人组在面对这怪物化黑伯爵已经是失去的插手的能力了,死亡之力在之前已经彻底失效了,物理攻击更是不行,对方已经进化出了很强大的物理抗性。

“找到了,超能者药剂,虽然说多了这么一个东西,但他之前存放资料的习惯还是一样没有变。”众生牧首调取出来了一份档案,将其投影到了主控屏幕上。

两人迅速浏览了一遍这一份档案,心里也算是明白了。

“这个负世界的黑伯爵还真是的,他是怎么想到要预防其他超级英雄堕落成超级罪犯的,而且还罗列成了计划。”亡灵大君颇有些无语。

没错,这超能者药剂本质上是针对所有的超级英雄的一种药剂,并且还是以黑伯爵自身基因开发出来的一种独特药剂。

如果是某位超级英雄堕落并且引发严重的后果,那么黑伯爵就可以凭借着这超能者药剂对其进行超能力消融,使其退化成普通人。

更重要的是这不仅是一份针对其他超级英雄的药剂,更是一份针对自己基因强化的药剂。

因为是黑伯爵自身基因开发出来的,所以在面对没有编撰进药剂基因里的新超级英雄堕落事件的话,黑伯爵可以自己吞服,并且短暂的诱发基因强化,并对目前的情况进行对应的进化。

理论上这药剂是已经完成了,但却没有进行临床试验。

并且黑伯爵对外声称,这超能者药剂是一种匹配超能力的强化药剂,所以临床试验有风险,需要进一步完善。

当然,真正的原因是因为这超能者药剂只能他自己使用,其他人使用会出现严重的效果。

编撰基因进药剂的超级英雄会消融超能力,而未编撰基因进药剂的人或者是超级英雄服用会因为基因序列不符合而导致基因异化,连黑伯爵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很显然,这一次黑伯爵拼死一搏喝下超能者药剂是为了诱发基因强化,使得短暂的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成功是成功了,但他的药剂好像有点生猛,这已经不是短暂的诱发基因强化了,而是直接变成了全方位的基因变异。

“很显然,从物理层面根本就无法有效的消灭对方,只能从基因或者是药理方面消除掉超能者药剂的影响才有可能杀死对方。”众生牧首沉声说道。

“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以对方的进化速度,恐怕再过不久教徒们就要控制不住对方了。”亡灵大君对此表示这个方法不行。

而且不仅是时间的问题,还是基因的问题,对方无时无刻不处于进化状态,根本就没有办法获得有效的基因,特别是吞噬进化的能力。

如今对方身上的基因肯定不再是黑伯爵原本的基因了。

“那就剩下一个办法了。”众生牧首叹了一口气。

亡灵大君瞪大了眼睛看着众生牧首,他当然知道这个办法是什么了。

自然就是献祭出去了。

他们教团信仰的那位大佬可以说是荤素不忌,什么都要。

因此就围绕着这个方面衍生出了一套顶级的战略。

那就是只要打不过,全都塞进祭坛里献祭给那位大佬。

不过这也有风险,那就是如何让目标站到祭坛之上,只有站到祭坛之上才能够发动献祭。

更重要的一点就是祭坛可能有点小了,无法有效的把对面那个庞然大物给塞进来。

“咱这么做会不会不太好吧。”亡灵大君觉得吧,咱好歹也别这么直白,怎么说咱们一群人都把自己卖给了那位隐秘者大佬,你这胡乱搞事不得凉?

“不会,这种强大的祭品才配得上吾主。”众生牧首眯着眼,一脸的我信仰虔诚的模样。

这时候亡灵大君才明白了自己和对方的差距了,不止是年龄,还是阅历上。

瞧众生牧首做这事是一点都不带慌的,甚至连犹豫都不犹豫,直接就采用了这方式。

“行吧,你是牧首,你说了算。”亡灵大君还能怎么样,他只能表示你开心就好了,毕竟这事人家作为教团牧首都表示支持了,他自然是无话可说了。

“通知各单位,开始准备大型献祭仪式,把这最强大的猎物献祭给吾主。”众生牧首在通讯频道里下达指令,而后一众教徒涌出了战争要塞,开始进行行动。

一车车水泥、砖块等建材被运出来。

一众教徒直接就开始测量、设计之后开始建设大型祭坛。

在合理的调度和各种科技设备的帮助下,只是半个小时,一个庞大的祭坛便被浇灌了出来。

“准备...等等,有人来了。”众生牧首刚想下达准备献祭的指令,却发现天空堡垒居然杀了过来了。

“你不是已经入侵了天空堡垒的网络系统,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情况?”亡灵大君皱起了眉头。

之前众生牧首在获取超能者药剂资料的时候已经是控制了天空堡垒,但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

“是光能侠,这小子还真精,就在不久之前用一个虚拟网络空间替换了我入侵的系统,以此重新获得了天空堡垒的所有权。”众生牧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惊喜。

“你这老马也有失蹄的时候,不过你准备怎么应对,看那情况是准备动手了。”亡灵大君看着监控里带里带着一众超级英雄出来送死的光能侠。

他们以为是过来救人,但实际上要是没有教徒们的压制,恐怕怪物化的黑伯爵能把他们全都给啃了。

这超能者药剂服用过后,会优先针对那些被编撰了基因进药剂的超级英雄,只要吃了对方,就能够使得怪物化黑伯爵产生质一般的进化。

也正是多亏了这些一同前来的超级英雄,黑伯爵的进化程度才会这么高。

这事也是众生牧首和亡灵大君从超能者药剂档案里分析出来的,只不过这个怪物化的黑伯爵很明显不知道这一点,毕竟他连喝了超能者药剂会变成丧失理智的怪物这事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知道后续的变异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