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许久之后。

御书房,格外的安静,还有重兵把守。

足足一个时辰,金珠才从里面走出来。

他擦了一把汗水,回头看向御书房,非常复杂。

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特殊麻油,竟能够引起陛下的如此重视,不惜动用帝国最高机密的规格来保护!

金珠老脸越发凝重,在得到秦云的资助和重用之下,同时肩膀上的担子更重了!

而后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转身离开。

他的身后,开始跟着两名锦衣卫。

这是绝对的身份象征,任何人看了都得大开绿灯。

秦云随后也走出御书房,望着晴空万里,目光深邃而悠长。

幽幽自言自语:“朕一开始只想自保,从未想过兴国安邦,但历史推着朕一步一步往前走。”

“究竟是历史在改变朕,还是朕在改变历史?”

“既然有这个机会,那朕便抓住它吧!”

“为汉人的长盛不衰而战,为子孙后代而战,光听听都热血澎拜。”

说完,他不由抿唇一笑。

是麻油给了他无限的信心,以及可能性!

“咦……”

“皇帝哥哥,你刚才说什么呢?”

“我怎么听不懂。”

童薇也不知道是从那里冒出来的,一身白色的连衣宫裙,头扎玉簪,甜美可人,任何衣服到了她的身上,都有种制服诱惑的既视感。

她噌的一下,挂在秦云的背后,无所顾忌当众亲秦云一口。

秦云愣了一下,感觉到背后的柔软,骨头差点没酥麻。

“没什么。”

“朕的御书房,你也敢这么没大没小?下来。”

童薇娇躯柔软,一下子就溜到了秦云的前方,勾着他脖子,面对面很近。

大眼眯成月牙,甜声道:“我想皇帝哥哥了。”

“这都是你的人,怕什么。”

热情和天真烂漫的笑容,让人很难去反感,特别是经历许多事后,秦云对她其实很是爱护。

只是短时间,没办法将那种爱护转化为插花弄玉的激情。

他总觉得,太邪恶了。

“好好说话,别挂在朕身上,朕不要帝王威严的么?”

童薇不买账,撅起粉唇,轻哼。

“我看皇帝哥哥到了夜里,也没少丢过帝王威严,光溜溜的逞凶,还嗅人家脚丫子。”

秦云嘴角一抽,满脸黑线。

“你又去皇后的养心殿,偷看了?”

童薇笑而不语,埋头到他怀中,紧紧抱住,精致鼻尖贪婪呼吸着他的气息。

不知什么时候起,她依赖上这个感觉了。

秦云拿她没办法,这妮子没坏心,就是比较小恶魔一点。

“罢了,走吧,朕带你去御膳房吃东西。”

她仰起头,容颜绝美,衣襟微微走光些许,那是眼花缭乱的白!

“吃完东西呢?”

“散步。”

“散完呢?”

“各回各家!”

“不成,皇帝哥哥今夜陪我睡!”童薇瞪眼,好不认真。

秦云咳嗽两声:“陪你睡,有什么好处?”

“当然有!”

她大眼珠子转悠,一本正经。

“是什么?”秦云挑眉。

“现在不能告诉你,等你去了你就知道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