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白面郎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从南境,那个贫瘠之地出来的乡巴佬。

究竟是凭什么本事,能让白老亲自接待。

原来如此。

老爷子这是想培养后人了吗?

这般想着,他周身的凛冽的杀气,变得越来越浓郁。

一直到五彩阎罗蛇,亲昵的蹭了蹭他的指尖。

白面郎这才回过神来。

而此时,面前半跪身前的两名手下,已经满头大汗。

“行了,你们先下去疗伤吧。”

说着他便扔出了一个药瓶。

“是,手下告退。”

等到二人退去许久之后。

白面郎这才淡淡的说到。

“出来吧!”

话音一落,一道黑影便显现而出。

来人带着沙哑的声音问到。

“不愧是白先生,我们一鹤派的隐藏之术,可谓天下无双。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这话明显就有吹嘘自己的成分。

当然,白面郎也没有打算戳穿。

只是平静的说到。

“血腥味,你受伤了。

说吧,来找我有何要事。”

“我倭国桃助与武士会的成员已经陆续抵达京城。

故而今天晚上,想请白先生过去一叙。”

桃助便是倭国类似与医盟一般的存在。

至于武士会,则等同于华国的武盟。

停顿一会之后,对方继续说到。

“另外嘛,为了帮助你们引开慈航斋的高手。

我受了重伤,想从白先生这边,讨要一些疗伤药。

道宗之人果然强横无比,看来我们要做好随时逃回倭国的准备了。”

说起‘道宗’与‘逃离’二字之时,他明显的加重了语气。

威胁之意展现无疑。

此人便是慈航斋外,忍者领头。

虽然凭借替身术逃过了玉漱真人的追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