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样的局面若是没有陆峰,会一直僵持到十几年后,这些品牌以生产的为中心的辐射力非常强,但是闯入其他人的地盘就不太行了。

而没有电视机厂的省份就是这些企业重点争抢的市场,也是争斗最为激烈的地方,像威普达则是在河南、陕西这两个市场占有率较高一点。

夜已经深了,陆峰点着一根烟,坐在那琢磨着,他深知一个道理,就目前这几家企业想要彻底弄死,是根本做不到的,它们背后代表着的是每个省份的工业能力。

熊猫在九十年代中期都已经那样了,不也在死撑着嘛。

一夜之间,陆峰重新执掌威普达的消息在行业内彻底传开,大家私下都在嘀咕陆峰这次会带来什么改变,或者是什么都无法改变?

各大企业管理层议论的较多,反而是各大老总都气定神闲,因为他们知道现在是什么样的一个局面。

连着三天的时间,陆峰都在了解威普达的情况,甚至跑到几个门店一趟,算是对市场做个简单的调研。

京城中关村内一场科技大会正在举办着,不少企业都来参加,其中就有李东升、陈伟荣几人。

台上正在进行着一场采访互动,记者朝着几个做电视机的老总说道:“我最近听说,陆峰好像重新掌管威普达了,不知道对几位会不会有什么压力啊?”

黄鸿升靠在椅子上说道:“我们能有什么压力?有压力的应该是他,我发现啊,现在一些人开始把陆峰神话掉了,好像他干点什么事儿,就格外引人关注,我觉得还是要脚踏实地的为好。”

李东升在一旁鼓起掌来,大家都是差不多的起点,甚至陆峰比他们还要晚来,结果现在名头反而盖住了他们,这让一些人心头颇为不爽。

联想的柳总今日做东,跟众人请客吃饭聊一下,最近他也在暗暗发愁,佳峰电子发展太快了,尤其是传呼机的大卖,让人们不免联想到下一步就是手机了,若是已经做手机了,那么电脑还远嘛?

陆峰这样胃口大的人可是说干就干,真要是哪天两家动起手来,尴尬的绝对是柳总,因为朱立东对他动手,不管结果怎么样,他都难堪。

饭桌上酒过三巡,柳总朝着几人开口道:“就现在电视机行业这局面,他有招嘛?”

“他有个屁的招,现在不要说他没招,我们也没招,大家都死掐着,也就长虹厉害一点。”黄鸿升摇摇头道:“外面有些人就是把他吹的太过了。”

“我现在担心的就是,佳峰电子的疯狂扩张,你们看他弄了多少产业,一个卖儿童食品的,现在搞起来高科技?”柳总的担忧就写在脸上。

众人纷纷点头,可是一时间又拿不住陆峰什么把柄,要知道佳峰电子旗下的各种产品友商都要买回去拆一下,测试一下,真要发现了问题,绝对是第一个去工商管理局举报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黄鸿升铁板钉钉的跟柳总说着,不要担心陆峰,在电视机这一块他们太了解了,只要根本问题不解决,那么谁来了都没用。

电视机的利润、销量下滑绝对可以拖住陆峰往前发展的脚步,最重要的是,可以降低佳峰电子的估值。

没有了融资入账,陆峰就是再有本事,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威普达的高层也一直在等着陆峰拿出一套方案来,可是一转眼这么几天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市场上依然很被动,朱立东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啊!

急速发展下,企业很多流程不完善,尤其是传呼机方面依然会牵制着陆峰一部分的精力,相比较其他老总泡泡妞,打打高尔夫什么的,陆峰已经很就没有放松过了。

甚至这几年的时间,他一直都在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中。

办公室门被敲响,陆峰说了句进来,朱立东推开门走进来,朝着陆峰说道:“陆总,今天京城那边举办了个科技大会,不少老总都在,又惹起了一些纷争。”

“说什么不重要。”陆峰长舒了一口气,说道:“威普达的问题还真不好弄啊。”

“这是个无解的问题,大家心里都清楚,按照我的想法,最终还是要依靠海外市场,谁走的出来,谁就活下来了。”朱立东说道。

“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不能这么干看着国内市场下降,我们还没走向国际呢,算了,我也休息一下吧。”陆峰看了看时间,说道:“有什么活动我可以参加一下嘛?”

朱立东一想,陆峰这段时间确实是累了,可是适合他的活动还真没有,开口道:“要不参加饭局吧?晚上有不少饭局和舞会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