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东京教剑道

两个小时后,和马进入搜查一课的办公室的时候,吸引了不少目光。

搜查一课科长竹松治夫站起来拦住他:“喂,机动队的人跑到搜查一课来干嘛了?你不会真以为自己是明日之星,可以在警视厅畅通无阻了吧?”

和马:“我来找本田遥贺巡查部长,请问他在这里吗?”

他在交通科那边没看到纸质档案,因为查询任务已经完全交到电子档案部门这边来了,看纸质档案要额外批准。

至于现在的电子档案系统太菜根本没办法存照片这种事,制定新规章的人压根就没想到。

要拿看纸质档案的批文太麻烦了,和马干脆直接跑到警视厅这边来找本人。

竹松皱眉道:“你有什么事啊?我们搜查一课很忙的,没有正事就别来找我们的人。”

他说这话的时候,和马听见有人在小声说:“我是本田,桐生和马刚刚到了一课的办公室找我,怎么办?”

和马循声望去,正好和一个拿着电话听筒的刑警对上目光。

估计他征用内线电话和上一级的人通话呢。

对上目光的刹那,本田遥贺明显畏惧了,眼睛转向别处。

和马绕开挡路的竹松三步冲到本田遥贺面前,冷不防的夺过电话,正好听见电话那边的人说:“别慌,他不可能有硬性的证据。”

和马:“什么证据啊,说不定我有呢,你说说看嘛。”

另一边停顿了足足一秒钟。

这一秒钟里,竹松在怒吼:“喂!你无法无天了!不要以为你现在功劳在身,就可以为所欲为!想在警视厅横着走,先当上警视总监再说!”

正好这时候电话那边挂了,于是和马把听筒往桌上一拍,双手叉腰看着竹松:“我无法无天?你问问你的部下,他刚刚在怕什么,电话那边的大人物,说的又是什么证据。”

竹松开口正要说什么,看了眼本田遥贺的表情,狐疑的停了下来。

竹松:“你在怂什么?妈的,不会你真有问题吧?”

和马也很意外,他本来以为竹松和对方是一伙的,现在看来好像不是一个派系。

于是和马开口道:“刚刚我听到电话那边的人的声音了,虽然在我开口之后他就把电话挂上了,但在我开口之前,他在安抚遥贺桑呢,说我肯定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和马顿了顿,酝酿了一下,看了竹松一眼才说道:“我没听错的话,那边应该是加藤警视长身边的红人向川警视。”

竹松明显撇了撇嘴。

加藤曾经是刑事部部长,搜查一课的科长相当于刑事部长的心腹一样的存在。

不过看起来现任搜查一课科长竹松和前刑事部长加藤的关系不太好啊。

竹松盯着本田遥贺:“我早说了,我们这些跑现场的,少跟警务部那些坐办公室的人混在一起。人家都是喝墨水长大的,和我们这些干力气活的不是一路人。说吧,什么证据?”

本田遥贺一脸窘迫。

和马:“遥贺桑~”

他故意叫得很肉麻。

遥贺这个名字,读音和作为女性名字的遥几乎一样,日本人听到这个读音第一反应是“这是个女人”。

放在中文里,大概等等同于一个男人的名字叫贝贝。

男人可不可以叫贝贝——当然可以,但一般人听到贝贝这个名字第一反应是这是个女娃。

本田遥贺开口道:“我没有干违法的事情,只是……”

就在这个刹那,向川警视冲进搜查一课的办公室,大声说:“本田!昨天晚上你这家伙,说好了AA的,结果喝了躺了,还是我垫的你那份钱呢!”

和马对向川咧嘴一笑:“向川警视,你的办公室在三楼吧?这么短的时间爬这么多楼,累得够呛吧?”

向川警视:“你在说什么啊?我只是快下班了顺路过来而已啊。你怎么在搜查一课的办公室里?机动队从今天并入搜查一课了?没听说啊。”

和马:“何必呢?你这次失策了啊,直接让本田巡查部长承认昨天晚上在附近不就好了?理由嘛,随便编一个嘛,比如那附近有不少小酒馆,你就说在那附近喝酒。”

向川警视一脸迷惘:“你在说什么啊?昨天晚上本田一直和我在一起。”

和马:“真的吗?”

“没错,居酒屋的妈妈桑可以作证。”

和马:“只有妈妈桑能作证吗?”

“那是一个只做熟客生意的小居酒屋,昨天晚上只有我们两个和妈妈桑。”

“怕不是那个妈妈桑,是你的老相好吧?”

和马阴阳怪气的说。

向川笑了笑,大方承认了:“是啊,确实是我的老相好,还是以前的大学同学。她一直梦想有个自己的居酒屋,我就帮她开了。怎么,不行吗?如果这是刑事案件的不在场证明,那这当然不行,但是本田遥贺巡查部长有涉及任何刑事案件吗?”

和马:“当然没有,只是昨晚他出现在了奇怪的地方,所以来问一问罢了。”

“他在和我喝酒,怎么可能出现在别处呢?”向川反问道。

竹松插进两人之间:“桐生警部补你到底在哪里看到向川巡查部长了?”

和马:“大柴美惠子死亡的现场。”

竹松皱着眉头:“大柴美惠子又是谁?最近有大案的当事人叫这个名字吗?”

“不,不是大案,是我的剑道学生日南里菜的绑架案的证人。顺带一提,这个绑架案的连带被告人,就是向川警视的好朋友高田警部。”

竹松“哦”了一声:“所以,昨天高田警部的案子的证人死了,然后本田在场,对吧?”

向川:“他在和我喝酒。”

竹松盯着向川看了几秒,然后问和马:“这个大柴美惠子,是他杀吗?”

和马抿着嘴,瞪着向川看了几秒,才回答道:“不是,应该会以自杀定性。”

竹松:“这样啊,那看来本田的确是在跟向川桑喝酒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