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斯擎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握住剪刀尖头的力度越来越大。

伤口割破得越深,血就流得越多。

姚安琪握住剪刀刀身的手松了力度。

看他那样,她一下就心软了。

即使他从来没有爱过她,可她就是会心疼他。

她彻底松了力度,试图让剪刀掉落,制止他手心的伤口再割破下去,红着眼带着哭腔说着气话,“墨斯擎,既然不喜欢我,让我死了得了,这样制止算什么意思?”

墨斯擎对于她这样自杀让他愧疚的方式很愤怒。

咬牙切齿狠心道,“你是死是生,与我无关,但不要当着我的面死。”

他已经和她说得很清楚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还要这样纠缠不休。

说话间,并没有松开握住的剪刀。

血一直往下滴下去。

姚安琪看不得这样,他狠心的话倒是让她要自杀偏激的想法一下就冷静下来了。

“如果伤害我,能让你心里好受点,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墨斯擎看她那表情明显退缩了。

把染了血的剪刀递回给她。

姚安琪凝着爱恨交加的目光愤恨的瞪着他,没有接。

她多想刺他一刀解解气。

可就是狠不下心。

姚盛坤眼神阴鸷的看着这一幕。

女儿心软,他可不会心软。

林雅杏再也看不下去了,往房内进去,一手抬着墨斯擎滴血的手,一手掰开他的手指不让他再握下去。拿掉了剪刀。

把剪刀放在脚下,牵着墨斯擎到一边。

看他手心划开的血口子又长又深,心疼不已。

顾不得所有目光,凝眸张望寻找着能止血的。

“阿杏,我没事!”墨斯擎不在意这点伤,不想林雅杏太过担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