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会原谅你吗?

洛天依这句话,就如同一记重锤敲在帝爵冥的心上。

是啊,一直以来,从穆鸾歌再度原谅自己,从来都是小心翼翼的对待。

因为知道这一段感情是有多么的脆弱,不想要失去,只想用心的呵护。

只可惜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如自己所愿,出现了太多的事情,让自己力不从心。

以为变得足够强大了,可以保护一切了,可是为什么上天如此不公?

犯过一次错后,自己却无从选择,是失去穆鸾歌还是让她失去性命?

这两者都是帝爵冥无法选择的,如果说一定要在其中做出选择,那么帝爵冥,希望自己可以看到穆鸾哥,活得好好的活得开心。

这一刻,他竟然可悲的发现自己希望陈军是活着的。

因为那个男人同样会如同自己一样拼命保护歌儿,他不会如同自己这般执着,不会给任何女人机会。

不会让歌儿伤心,会拼尽全力去保护她,如果歌儿不是和自己在一起,是和陈军在一起的话应该会很幸福吧?

如果当初的自己没有去寻找歌儿,是不是就此她能忘了自己?在陈军的呵护之下逐渐对他转移感情?

可是太多的如果,现在都无法去弥补,洛天依想要做什么到现在帝爵冥都没有摸清楚。

洛天依在看到帝爵冥难受的那一刻,眼神中闪过一模一样,但很快就被她收回去了。

嘴角一直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心中却是苦涩一片。

在那个地方我无法还你一个真正的感情,而如今我再度见你的时候,你已经爱上了他人。

此时沉浸在悲伤之中的帝爵冥,并没有发现洛天依的一瞬间变化,想起那些事情,他深深的闭了闭眼,压住心中的疼痛。

再度睁开眼睛,又变成了冰冷的模样,看着面前的洛天依面无表情的问:“你究竟要什么?你这么做你得到了什么?”

洛天依耸了耸肩膀:“我要的很简单,从头到尾都是你,但是有的规则我不得不去破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情,而我也并非异类,我说我要你,你会答应吗?”

说完这话后,她认真的观察着帝爵冥的神色,果然对方脸色黑沉得可怕。

心中苦笑一声,面上故作无所谓的摆摆手:“算了吧,我知道现在我跟你提什么要求,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一定相信,而且你也不一定这么做。”

帝爵冥不理会他的话语,反而是盯着洛天依认真的问:“你要的是我,那我把我的命给你,你放过他们,我知道你的战斗力不是我们可以阻止的。”

“甚至你想要杀了我们都是轻而易举,既然如此,又何不给个痛快?这般折磨又有何用?”

洛天依摇摇头:“我要的从来都不是你的命,而是你,一个活生生的你,所以别人的性命别人如何对我,洛天一来说一无是处。”

“我要的东西现在没有人可以阻止,哪怕那是天意,我也一定会给它逆转过来。”

“这天下苍生,如何与我,洛天依何干?当初我为了他们征战沙场,可是最后我连自己的爱情都保护不了!”

“请问这样的山有什么作用?我拿着那所谓的名声孤苦一生有何作用?”

“帝爵冥不管你信与不信,曾经也爱过我,只是现在你忘了一切而已。”

“我洛天依陪着你过了无数个孤独的日子,熬过那最难熬的日子,就连我身上的魔气那也是被你所染。”

“可是最后呢?我洛天依得到什么?所有人都觉得我是天界的战神,我理所应当去做那些事情,可是谁爱过我半分?”

“没有人问过我的感情,没有人在意过我的感受,既然如今我能掌握天机,我为何不改变一切?”

洛天依越说越激动,像是她的情绪好不容易爆发,然而却说着一些帝爵冥听不懂的话。

帝爵冥皱着眉回答:“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而你那些经历与我无关,我也不可能爱过你,也不可能与你一起过。”

“就算有那也是曾经,如今的我不记得你是谁,我更不想知道你是谁。”

“就如同你不会管我和歌儿之间的感情会不会受到挫折,不管我们是不是会过的痛苦。”

“你更不会管陈军是不是无辜,你依旧杀了他,所以在你对陈军下杀手的那一刻,我们之间已经无解。”

洛天依突然笑了,一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心就像无数的刀子,不断的搅动着,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滴落。

可就算如此,她也不愿哭出来,只是捂着胸口笑得前俯后仰。

看着如同疯魔一般的洛天依,帝爵冥皱着眉头,没有说话紧抿着嘴唇。

直到对方笑够了,再度抬起头时,嘴角挂着嘲讽:“我杀了他吗?对于一个阻挡我的人,我对他动手有什么不对?”

“是不是我对你们太过仁慈了?陈军若是当初不对我下杀手,不对我生出歹念,我也不会对他下死手。”

“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我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想要维护自己曾经拥有的有什么不对?”

“从我洛天依来到这片大陆的时候,我就可以手认了,那个男人,做我的男人他还不配,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他竟然想当着我娶另外一个女人,虽然我这个身份只是占用别人的身体而已,但是我洛天依从来都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人。”

“在我恢复一切神力的时候,我就让那个男人和那个贱女人通通下了地狱。”

“我成全了他们做一对渣男怨女,生死共赴黄泉,我是不是很厉害?”

而帝爵冥听到这一切的时候,却是皱着眉头:“你当真这么做了?”

洛天依无所谓的耸耸肩:“你猜呢?”

实则洛天依只是说气话而已,当初他并没有对那个男人动手,只是给了一点小小惩戒让他给了和离书,并且让他们家道中落。

而曾经跟着自己的婢女柔柔,早就已经老死,那时候地帝爵冥他们还没有到达自己动手的地步。

所以洛天依一直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帝爵冥他们之间的相识,相知,等待着司命簿上面的一切安排。

因为只有司命簿上面出现自己,只有药神和司命二人觉醒,自己才能真正的在下面活动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