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他起身就要去追人。

褚临沉动了动唇,正要说话。

外面却传来轰然一声巨响。

非同寻常的动静——

“有情况!”明秋鹤当机立断说道,和褚临沉飞快对视了一眼。

“嗯!”

褚临沉点点头,抓起桌上的金章往口袋里一揣,大步往外走去。

楼下,热闹的大厅已经乱作一团。

刚才那一番巨响,原来是顶部悬挂的仿古青铜吊灯突然坠落。

华丽沉重的青铜吊灯正好砸在楼梯脚下,硬生生把木地板砸出了一个凹坑,旁边放置的花瓶和木雕屏风都没能幸免,满地狼藉。

在几步开外,距离最近的人正是姜树文!

他显然也是被这突然的变故惊了一跳,脸色有些发白。

片刻后回过神来,微微发福的脸上露出了怒色。

不等他开口,四周又突然窜出了好几个陌生大汉,二话不说就朝他发动了袭击。

姜树文年轻时也是部队里出来的,只是调任后就没碰那些东西了,身手到底比不上专业杀手,眼看就要落下风。

站在楼上的褚临沉和明秋鹤看到这一幕,立即冲下来帮忙。

几人打作一团,十分激烈。

其他宾客和服务员根本不敢上前,只能退到远处免得被殃及池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