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乞求的看着楚宏:“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对待女儿,女儿是你的心头肉不是吗?”

楚宏发冷笑一声:“当然!女儿就是我的生命!女儿是我的,她姓楚!她不是你的!你这个贱女人!”

“你给我听着,出国做劳工,五年后赚够我们父女要花的欠你再回来,我都已经给你问好了,一年可以二十万!五年以后一百万赚到手你再回来!”

“否则......”

“好......好。”尚红梅含着泪答应他:“好,我去务工,不就是五年吗,如果五年后我回来我的女儿有半分差池,楚宏发我就是咬我也要咬死你!”

自那以后,尚红梅便被输送到国外务工。

她签的不是五年。

而是八年。

因为她想给自己留一部分钱,好摆脱楚宏发,好把女儿的抚养权争过来。

八年里她赞了一百万的整数之后,手里头还私存了三十万。

原本打算回到国内租个房子再找份工作,然后把女儿接过来同住的。

她实在太思念女儿了。

可由于长期劳作,再加上思念女儿,还有当初月子没有调养好,她刚一回国便大病了一场。

这一病就是大半年。

等尚红梅身体渐渐好转已经又过了一年了。

病中的一年她没日没夜思念着女儿,不知道女儿现在长成什么样了?

大姑娘了吧?

终于在女儿十七岁参加高考那一天,尚红梅在考场外见到了女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