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济童深吸了一口气来平复自己内心的波澜,反问道:“你是觉得我平时表情不自然还是天下有神医?”

说完这句话安济童骤然反应过来,陆丰殊都能相信他能下蛊了,相信神医又有什么。

看了一眼陆丰殊,好家伙已经进入沉思状态了,安济童赶紧趁他在世界观更新之前打断他的思路:“我带身份证了,你自己看。”

说完立刻从裤兜里掏出身份证。

陆丰殊狐疑地接过身份证看了看,道:“身份证上的你比你真人丑点儿。”

安济童:“……你到也不必这么实诚。”

就当是夸赞他的话吧。

陆丰殊看了看身份证上的信息,又对了对结婚证上面的信息,确实是一模一样。

就在安济童觉得陆丰殊逐渐认清事实真相的时候,他怎么也没想到陆丰殊居然憋出一句:“你怎么证明你跟我结婚了呢?”

安济童简直一口血要喷出来:“结婚证还不能证明吗?”

陆丰殊一脸理所当然的道:“结婚证又能证明得了什么?”

安济童:你他妈在逗我.jpg

他已经哑口无言了,被无语得没力气了。

安济童拿起旁边的水直接喝了两口,有气无力道:“那你说什么能证明我们两个结婚了。”

陆丰殊没怎么听清楚安济童说了一些什么,全身心都在安济童喝水的杯子上了,这是他之前用过的。

他们间接接吻了。

真是……不知羞耻,不讲卫生!

“你难道出去也随便用别人的杯子吗?”陆丰殊皱起眉头问道。

安济童不是很清楚陆丰殊的脑回路,只是随口说道:“看人。”

“比如谁?”陆丰殊追问道。

安济童看他的模样,隐隐约约像是当年吃醋的样子,心里骤然有些轻快,心血来潮道:“你秘书?”

也不知道他脑补了什么,一下子陆丰殊的脸就黑了,开始了他关于卫生的说教,一会儿这样不卫生,一会儿说那样容易得乙肝或者别的什么传染病。

说着说着陆丰殊就发现旁边没了动静——

安济童靠着床头睡着了。

也是,今天确实事情挺多的,自己还惹他生气了……

陆丰殊默默的想着,轻手轻脚的下床,再小心翼翼的将安济童抱着躺下。

自己真的已经跟他结婚了……?但是为什么自己一点儿实感都没有。

就像骤然过了好几年的样子。

自从自己醒了之后就发现现在的情况总是奇奇怪怪的,就像是医生说的那样,自己似乎不太正常。

但是,为什么第一次从医院醒来的时候他会选择性无视呢?

陆丰殊的手轻轻的拂过了安济童的脸庞,满心疑问。

他跟替身……结婚了……?

好像也不错……?

陆丰殊最终还是拿着手机到了并窗外打电话给秘书道:“现在帮我联系一下精神科医生,加加班,我会出私人诊费。”

“好的陆总,陆总您终于想起来了?”秘书听到陆丰殊终于肯直面自己的状况,非常开心,这是不是代表着陆总就快要恢复正常了?

然而接着下一句:“这个月扣你工资。”打破了秘书的喜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