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胃痉挛,胃痉挛引起的血管神经性晕厥,你们也吃过药了,都检查过了,没什么大问题,患者也醒了,就是晕厥的时候吐了些东西出来,半个小时之后可以给患者进食。”在一旁的护士一五一十的将医生告诉她的注意事项转述出来,就转身要离开。

似乎又想起什么走了两步就回过头来,建议道:“患者的过往病史还挺多,不是说好了就可以不去注意他的,平时也要注意身体,注意饮食。”

陆丰殊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护士才赶紧离开忙去了。

而陆丰殊点点头,也进到熟悉的私人病房。

人还没给房间消毒呢他们又马不停蹄的回来住了。

安济童一听见开门声想起,就放下手里的手机往门口一看,走进来来一个面色如碳的男人。

“哟,挖煤去了啊?”安济童习惯性的调侃道,不过陆丰殊却没有给他什么回应,将手里的东西放到床头柜上,安济童才发现他买了一些吃的东西回来。

看着陆丰殊的面色和反应,安济童稍微有些心虚,弱声道:“其实现在也不痛了……?我也吃过药了。”

陆丰殊坐在一边,玩儿起了手机,没理安济童,让安济童更害怕了。

风水轮流转,苍天饶过谁,昨天的我可不是这样的。安济童心里默默吐槽,但是实在是硬气不起来,这件事确实是他做得不对。

总是事情一忙起来就忘了吃饭,以至于说他饮食不规律搞得胃病复发。

虽然安济童觉得还好并不是胃溃疡什么的,经过陆先生的膳食调理他也很久不胃痛了,但是他脑子没有问题,当然不会说出很没有求生欲的话来刺激别人,只能捡一些不那么令他生气的话说:“我饿了。”

陆丰殊给气笑了,终于放下手机出声道:“你还饿?你之前不觉得饿你现在就知道饿了?”

语气不善地责骂道:“你非要把身子弄垮?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有空玩儿手机没空吃饭?”

“什么叫玩手机我还不是忙你的事?”安济童听第一句的时候还打算积极认错,但是第二句安济童就不服气了。

他忙上忙下这么久,是一句“玩手机”能概括的?公司业务这么多,有一些大事文件陆丰殊签字前都要给他过目,跟其他的公司负责人沟通,就一句“玩儿手机”?

“忙我的事?我又不叫你工作你能忙什么事?大学生是要拼搏不错,现在可到好,你还没毕业你就坏了身子。你说说你爱惜你自己吗?”陆丰殊气得都觉得眼前这个苍白面色的人都没有以前那么可爱了。

“我是你的合法结婚对象,不是大学生,我在公司也有股份也有职位,你生病后你的每一份要签字的文件我都要看一遍,你说我忙什么事?”安济童道,有些委屈,他很久很久都没有这么忙过了。

陆丰殊张了张嘴,想反驳什么但却没说出声,只是继续沉着脸在病床的一边坐着。

他不想和安济童吵起来,即使他还是不相信他们两个已经结婚的事情。

安济童看着他沉默了许久,不说话的样子根本看不出这个人脑子有问题,自己也是心里有一股气,跟陆丰殊说话老想把这个气撒出来。

最终还是陆丰殊开口说:“无论你有没有造假证是不是我的合法伴侣。”

安济童:你还惦记着我办假证的事儿呐。

“你应该把自己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我,也不是公司,安济童。”陆丰殊看着安济童,双眼里满是认真。

安济童怔怔地点了点头。

每一次都是,他总是这样说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