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你。”陆丰殊说得斩钉截铁,似乎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惊人想法感到十分自豪的样子。

他表现出来的一切,让安济童觉得自己才是傻子。

兴致勃勃地准备好一切,可是人家根本就没有那样子的想法。

“所以呢,你买个榴莲干什么,怎么个惩罚法?”安济童都不知道这个榴莲能用来干嘛。

只见陆丰殊邪魅一笑,直接半跪了下来用双手伸进榴莲开好的缝隙里一扒拉——

浓郁的味道,瞬间在房间里炸裂开来。

“这就是惩罚。”陆丰殊一闻到味道立刻脸都绿了,但是还是保持着他邪魅的微笑。

“陆丰殊,你不会是觉得我,不爱吃榴莲吧?”安济童强撑着微笑问。

笑死,作为一个经常吃热带水果的南方人,会闻不了这个味儿?

他妈的他还真受不了,但是他更不想看见陆丰殊洋洋得意的表情。

主要是,现在的他,作出这种表情,一定油得无法无天。

“……你不怕榴莲味儿?”陆丰殊看着神色自若的安济童,对方甚至一脸愉悦的样子,根本就没有因为榴莲气味有什么不舒服的样子。

而反观他自己,已经被熏得想要吐了。

陆丰殊尝试着提着榴莲向安济童靠近一步,安济童笑容僵硬条件反射的退后了一步。

两个人对视良久。

安济童拔腿就要往门外面冲,陆丰殊火速想去阻止但手里还有一个满身刺的大榴莲到底还是没有他快。

安济童一出门就将门狠狠地关上。

“安济童!开门!”陆丰殊刚说完就发出了干呕的声音,安济童一听嘴角都要咧到耳后根了。

笑死,想要和我同归于尽?

“你有本事拿榴莲,没本事跟榴莲睡一晚啊?”安济童死死抵住门把手,就是死活不让陆丰殊出来。

“你不要不识好歹!呕咳咳!快开门!”陆丰殊双手也紧紧握住门把手,想要打开,但是对面一直抵着,每当他扭动一点点安济童那边就会突然用到全身的力气似的让他的门把手回到原位。

“呕呜,快开门,不然我就拿结婚证去民政局验真,呕,到时候你就完了!”陆丰殊已经被刺激到干呕不止了。

“笑死,你买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过今天?”安济童死死抵着门,手握着门把手,又吃力又快乐。

“我跟你说,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一出去你就等死。”陆丰殊试图憋气,即使如此榴莲的味道还是会顺着他的说话让他闻到。

“好啊你个陆丰殊,你居然说让我等死?”安济童更加用力:“那样就更不能让你出去了。”

陆丰殊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味道了,战略性示弱道:“我错了,快开开门,呕!”

“你错哪儿了?”安济童问道,颇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味道,如果他现在不是咬牙切齿用尽全力的抵住门的话。

“我,呕,不应该买榴莲,呕。”陆丰殊十分崩溃,只想着赶快出去逃离这是非之地。

“榴莲不是很香吗你吃啊!不然你买了又不吃多浪费!”安济童笑着嘲讽道。

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我,呕呜咳咳!!!”陆丰殊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还是被这味道呛得不行了就想要开门,也不管门把手坏不坏了就想要用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