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还不止一本,小小本的,但是并不崭新,似乎每一页都写了的样子。

打开日记的第一页,全都是陆丰殊的名字,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照片,以及大意相同的:“希望童童看见的日记本”、“要是童童会发现就好了”这样子的字迹。

有七本日记,无论安济童拿起哪一本,都没有摸到什么灰尘,很明显这些日记本时不时就会被拿出来再翻开一遍。

好家伙,足够读很久很久了应该。

出现了!全新的睡前读物。

安济童速度洗完澡,拿了最靠近现在日期的日记本来看。

一翻开,果然是贴满了他的照片,就几句小小的话塞在角落里。

安济童发现,有一些照片他也有印象,比如说去游乐场两个人的合照,还有陆丰殊非要他戴上兔子耳朵给他拍照,他们两个一起去吃烛光晚餐的时候,等等。

“今天和童童去游乐园,想买兔子尾巴给他带,但是怕被打。”

安济童不是很懂什么事叫做戴着兔子尾巴,是有尾巴的裤子吗?

不过日记里并没有详细说。

“接童童去公司看看,我就中途找个地方买点儿吃的,童童就不见了,这么大一个童童呢!后来才发现童童在外边跟小屁孩玩,委屈叭叭。”旁边还画了一个哭哭脸,看得安济童一阵乐呵。

他敢肯定陆丰殊绝对没有委屈,就是想控诉他下车前没告诉他让他担心。

“童童在玩儿游戏,但是我想玩儿童童。”

安济童一看见“玩儿”这两个字就一阵脸颊发烫身体发软,特别是旁边还温馨配图帮他回忆过往。

是他正在玩儿电脑的照片,当初他为了拿到最后一个成就一整天都没怎么理陆丰殊,然后陆丰殊在晚上也报复回来了。

一晚上都没理安济童的求饶。

说起来……

安济童忽然想起,距离陆丰殊失忆已经过了有一段时间了,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做过夫夫应该做的事情了。

虽然在这种事方面上,他一直是嫌多的那一个,但是这么久过去了……他确实是也有点馋。

安济童骤然甩甩脑袋,把自己脑子里的黄色废料甩出去,给自己的脸降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温之后,才继续看下去。

“在跟脑子里有屎嘴会放屁的客户商谈,被嘲笑了手上的戒指,说我的戒指很廉价,笑死,你想要你还没有呢!我想买什么样的戒指没有,这是独一无二的,妈的死单身狗。”接下来都是对这个戒指的赞美。

安济童笑了笑,许久以来被脑子坏掉了的陆丰殊弄得坏心情一点儿一点儿被消磨殆尽。

这个结婚戒指是他在大三的时候亲手做的,还几次弄伤了手。

戒指并不好看,也没有什么装饰,就是普普通通简简单单的银戒,他也想弄些装饰,但是最终还是失败了,只能在戒指内壁刻下歪歪扭扭的英文字母。

但就是这样一枚看起来都不过百的廉价戒指,陆丰殊带到了现在。

看着看着,安济童就带着轻飘飘的睡意进入了梦乡。

而陷入沉思中的陆丰殊,一脸困惑。

是啊,他为什么要把最大的一间房子当作客房呢?

这也是我生病的一种吗?

那安济童的妹妹呢?他为什么说他没有妹妹?

陆丰殊沉默,陆丰殊思考,陆丰殊打开手机发帖求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