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陆丰殊斩钉截铁地说,说完才开始反思,自己干嘛要这么紧张。

即使这个替身再像他也……

“我不是个东西?”安济童脸色更黑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陆丰殊刚说完他的冷汗就全出来了,脸上却依旧是一脸高傲。

安济童听到陆丰殊回答脸色才稍微好了一点,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用眼神狠狠地刮了陆丰殊几刀,就要带着笔记本离开。

只留下陆丰殊在病床上一个劲儿喊:“你要去做什么!”“回来!”“你胆敢不听话!”

陆丰殊就要下床去追离他越来越远的安济童,刚有动作就被一声“别乱动!”喝在了原处。

接着就是关门的声音。

陆丰殊黑着脸,不懂自己为什么面对替身会莫名心虚,拿起手机就给秘书打了一个电话。

“老板,怎么了?”

“给我查查,安济童身边到底有些什么人。”

“啊?”秘书十分疑惑的声音传来。

“我怀疑他找人给我下了蛊。”陆丰殊肯定地说。

他却没想到,电话的那一头沉默了一阵过后,就变成了一阵忙音。

???

他被挂了。

陆丰殊怒火中烧,气得他想当场下床,但是脑海里又回想起了安济童刚刚对他的斥喝。

陆丰殊冷哼:“胆子大了。”

但他倒也没下床。

安济童将目前所有的情况都一点儿不落地一一转述给医生听。

“他现在和以前的性格相差真的很大。”安济童说道:“他以前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至少都不会做出不尊重我的举动,比如,说我是个东西。”

医生就事论事:“但是最后他也否认了不是吗?就连他原本想要挣扎着下床的时候,你不也是叫了他一声他就不再做出别的动作了吗?”

“根据患者的情况,他应该是给自己立了一个人设并套用在自己身上,但是很明显,和他原本的性格相差太远以至于无法相容,就出现像现在这样一边叫着你替身但是又相当重视你的矛盾。”医生劝道:“您可以先顺着他的意思一段时间试试,就暂时别再刺激患者。”

安济童也不想去刺激陆丰殊的,只是又是安排病房又是检查缴费又是处理公司紧急事务,对待陆丰殊难免敷衍了一点,而且陆丰殊仿佛给自己套了一个霸道总裁渣男人设搞起了替身文学。

仅仅是现在他这个态度就足够惹毛他了,更别说安抚他顺着他。

但是也确实,安济童能够从陆丰殊刚刚的行为举止中知道其实从本质上来讲,这个人好像也没有改变。

心理落差也很大,前几天还对着他说亲亲宝贝,这几天就变成了某个人的‘替身’。

医生进一步说道:“其实顺着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说不定还可以作为你们夫夫之间新的情趣,也有助于患者恢复。”

此时安济童的手机铃声一响,接起来一听是陆丰殊的事就直接外放了。

“他说您找人给他下蛊了。”

医生:“整挺好,还是个玄幻背景世界观。”

安济童:“……”

得吧。

反正家里也没有别人,安济童也不想回去收拾那些乱七八糟的家务,就在陆丰殊病房里给他陪床。

“睡在这里?别妄想我会看上你。”陆丰殊听到安济童要陪床的消息后出言讽刺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