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济童本以为这一夜事情过了之后,陆丰殊也就忘了,毕竟他确实没死难不成还有地儿给他烧纸不成?

但是他终究,还是低估了陆丰殊。

那一晚的几天后,他看着沙发上一大堆的纸扎,陷入了沉思。

“我准备的还挺充分的吧!”陆丰殊从厨房里出来,捧着一盆洗好的水果,对着一脸懵逼的安济童说道。

“你真要去给他烧纸?”安济童看着直接把整个沙发给埋住的纸扎用品,震惊又不可置信。

陆丰殊将手上的水果轻放在茶几上,又温柔地牵起了安济童的手,自以为安济童是为他这样对待童童而感到不开心,安抚道:“我知道你心有芥蒂,但是他确实在我的心底存在过,但现在更多的是你。”

“我想让他在下面生活的好点儿……”陆丰殊一边安慰着安济童,自己确实越说越沮丧。

“打住!”安济童打断陆丰殊的自我沮丧,拿起了沙发上的洛丽塔纸扎裙,问道:“他不是男的吗?”

“我相信他会喜欢的。”陆丰殊一脸确信,似乎他要祭拜的人本身就喜爱穿长裙一样。

安济童:???

不,你放屁,我不喜欢。

安济童又拿起另外一件温柔又淡雅的长裙,一脸疑惑地看向陆丰殊。

“他的气质很适合。”陆丰殊答道,眼里是满满的深情,又怕安济童会误会般骤然垂目,不让他看见自己眼中的情绪。

“那这玩意儿?”安济童又将一个纸扎的女仆裙拿出来,里头还有一个猫耳,好家伙,居然还是成套的!

安济童不可置信地问道:“你确定这是他喜欢不是你喜欢?”

陆丰殊却会错了安济童的意,以为他这是吃醋了,连忙道:“你也有份。”

“……啊?”饶是安济童也被他这句话弄得愣了一下。

“放我房间里,你的尺寸。”陆丰殊作势就要去给他拿过来。

“别。”安济童连忙阻止。

好家伙居然连真的女仆装也买了?

真有你的陆丰殊。

“他有男装吗?”安济童有气无力的问道,他看着成堆的裙子失了声。

“当然有啊。”陆丰殊随即在他面前翻找起来,过了一会儿才从里头翻找出一个紫不拉几显然没有那几套裙子精致的简陋男装。

“一个店的?”安济童强烈怀疑那家店是不是热爱弄女装,怎么男装弄得这么劣质随意。

陆丰殊自豪地笑了笑,似是非常满意自己的周到道:“怎么可能,这些裙子是我找师傅特意定制的。”

“……你把你那几个师傅的联系方式给我。”安济童无力扶额。

“你干嘛?”陆丰殊一边掏出手机一边疑惑地问道。

“我展示一下自己的心意,给他定做几套男装。”安济童心中腹诽道:笑死,这辈子都不可能女装的,下辈子也是。

……不对,重点好像不是这个?

陆丰殊虽然一听这个原因就不是很想将这些个师傅的连衣方式给他了,但是这个理由又很有道理很有人情味,也就给了。

安济童都没有介意他这样对童童上心,他又怎么好拒绝安济童对童童的心意呢?

安济童点了点那个纸扎的三层大别墅,还不止一套。

陆丰殊自动会意道:“这多点房产多点保障嘛!”

安济童指了指一大袋散装的金元宝。

“找人手工制作的,听说好像下边手工的比机器的要值钱点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