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济童没有那么轻易放过陆丰殊,也没有再听陆丰殊的请求说亲就亲。

笑话,这是惩罚啊,给他乐的那还叫惩罚。

陆丰殊做完饭看着安济童开始细条慢理一口一口地吃着饭的时候,陷入了沉思。

饭,他是做了,但是这饭!他吃不上!

“吃啊怎么不吃饭都盛饭到你面前了。”安济童笑得善良,一点儿也没有为陆丰殊解围的意思。

“你把我手绑着我怎么吃啊!”陆丰殊愤愤不平,他才不要做这种丢脸的事情。

“你不是叫我舔嘛!你给我示范示范嘛!”安济童看着憋屈的陆丰殊心情好啊,没几下就干了半碗饭。

笑死,这家伙之前说了这么多难听的话他还没一句一句的算账呢,就这一句就受不了啊?

陆丰殊生气,陆丰殊决定饿一天,不吃了!

安济童看着陆丰殊闹别扭的表情当然也明白这家伙到底是在想什么,但是陆丰殊身体很健康的,偶尔饿半天也不是不行。

反正早餐也吃了,晚餐的时候他也会给他解绑的说。

但是安济童还是忍不住逗他,道:“刚刚你玩儿手机的时候怎么不在意形象?现在在意啦?”

“这能一样吗!难道要我用脚吃东西?”陆丰殊觉得安济童简直不可理喻。

“你不也是让我给你前任磕头?”安济童的回答,让陆丰殊无言以对。

对哦,我也很过分来着。

陆丰殊开始自闭反思,然后默默来了一句:“要不我给您磕个头吧……”

“???”安济童完全不懂陆丰殊的脑回路。

“磕头干嘛?”

难道你磕的还不够多吗在坟前?

“因为我不想用脚吃饭……”陆丰殊诚恳的自我反思。

安济童听到他这么说也沉默了,毕竟也不是真正的前任。

安济童自我反思,开始怀疑自己做的不是太过分了。

东北花棉袄和榴莲皮他都想留到陆丰殊恢复记忆后再报复,其他的就……

嗯,不过分。

“叮铃——”门铃响了。

安济童一想起陆丰殊对自己的所做所为,立马又硬气起来,扔了一句:“那就饿一顿。”

就无情去开门,边走还提醒道:“维修饮水机的人来了,你不想丢脸就到厨房里避一避。”

陆丰殊看到安济童无情离去地背影,心想只能自己饿一顿了,心情微妙地又真躲进了厨房里头,闻着饭菜的香味心理默默流泪。

为什么不躲进厕所呢?说不定就没有这么馋了。

老王还是第一次到这么高档的小区换饮水机呢,本来都是老李负责这一片的换水维修的问题,但是今天老李老婆生二胎去陪产了,今天就由他代班。

跟着还蛮俊的小伙子一进屋就感受到了浓浓的生活气息,桌上还有热菜呢,这一看就是两个人一起吃的,还有一碗饭都没动的样子。

“咋的啊小两口吵架了啊,咋还能不吃饭呢?”老王一看这场面就苦口婆心的劝道。

“劝不动他啊,这不,他还搁儿厨房里头生闷气呢!”安济童这脏水泼地自然顺滑。

陆丰殊靠在厨房门口偷听着,就听到安济童这么数落他。

陆丰殊:放屁明明是你给我绑上的。

“哎哟这哪儿能啊,这媳妇儿啊,就得多哄哄,你看着菜做的,闻着就香,用了心的啊!”老王闻儿那菜味儿就觉得肚子饿了,一边儿修理饮水机一边儿念叨念叨这个年轻人。

安济童笑了笑,他顿时回想起陆丰殊一开始也是不会做菜的,但是为了他一点一点从黑暗料理做成了顶级大餐。

“会哄的,这不等您换个水我就去哄哄他了。”安济童眯着眼笑道,浑身都洋溢地快乐的味道。

快乐的一天,从别人夸自己伴侣开始。

陆丰殊一直努力往厨房门口贴过去,想去听清楚安济童那儿到底说了些他什么坏话,然后,又往门口使劲儿贴,然后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